创业/品牌故事

  

一,创业故事。

Viagene创业团队的成员都曾经是科研一线的科学家与学科带头人,都是以前发表文章的共同作者。所有成员所发表的文章累计有数百篇,包括Nnturl,Cells,PNAS,Blood等,从事的领域集中在“细胞信号传导”,“胚胎干细IR NFkB EMSA胞”与“iPSC”领域。
团队之一的R.Y. Liu主要负责中国的业务,创业前在美国南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作教授,发表过几十篇文章,许多文章的IF都在8以上,使用EMSA测技术的文章可追溯到22年前查看)。比较重要的发现有二条,在HSE EMSA测定中常见到一种负调节现象,利用固化探针的方法纯化该蛋白,发现了一种新调节蛋白 Ku家族,导致了一篇Nature文章与数篇PNAS的文章。以后与Dr. Richard Jove合作,用EMSA研究白血病STATS转录因子活性时,发现一些白血病细胞有持续活化的STAT5,应该算是最先报告该现象。进一步研究证明异常活化的STAT5与白血病存活有关,抑制该转录因子就会引起细胞死亡,为此在所在的美国大学申请了4项专利。 Dr. Richard Jove从事 Tyrese Kinase 的研究,是STAT3转录因子与相关信号通路的世界权威,有兴趣的可以到 Pubmed 或 Google 学术查一下 关键词 “Richard Jove”, STAT3",会有几百篇文章出现。团队的另一成员K.S. Zuckerman是血液病(白血病)相关信号转导的权威。在 Pubmed 或 Google 学术查关键词 “Kenneth Zuckerman”同样可以查到上百篇文章。

 

科研中时发生的一些事件,导致几位科研合作伙伴走上了创业之路。

(1) 从事细胞信号传导需要做很多WB,需要经常跑胶、沖洗感光胶片。由于做WB的人多,带有胶片冲洗机的暗室只有一个,经常都要等候。尽管等一等不是问题,但胶片冲洗机常出毛病却很要命。实验从准备细胞,处理细胞,准备样品,跑胶,转运,孵育到显图需要1周左右,由于机器毛病不能出结果是很令人抓狂。每当这时,相信就会有人想到是否可以用数码像机代替感光胶片呢?对于多数生物科学家,想想也就罢了,而我们的团队却有相应知识与能力做相应的开发尝试。1998年前,成像仪包括Bio-Rad和Alpha Innotech的成像仪都只能用于照DNA图,仪器暗箱不避光,不能用于化学发光。我们当时用胶合板做了一个完全避光的暗箱,采用了Cohu公司的致冷CCD与Scion公司的工业采集卡,做成了一个化学发光成像仪,效果非常不错,该暗箱现在还能使用。

(2) 另一方面,研究细胞信号传导需要做很多EMSA,几乎天天与放射性同位素打交道。虽然创业团队成员当时都已不做具体操作,但实验操作员却叫苦连天。在试验台数米远,甚至实验室门口就能用闪烁计测出很强声响。当时就想过改用非同位素探针做EMSA,曾试过Roche公司的地高辛标记,但没有成功。主要是用地高辛标记出来的探针的比活性达不到要求,后面的EMSA没法做。也试过文献报道的FITS与FAM标记探针的方法,但荧光探针灵敏度低,无法替代放射性探针。后来发生过一次大面积放射性污染导致实验楼关闭两周,使我们不得不认真考虑非放射性EMSA。几个月后,终于把用生物素标记探针的EMSA做到能看到带谱,但存在信号弱以及与放射性EMSA图不一致的问题,当时百思不得其解,几个月后才发现是非放射性探针引起的问题。期间Pierce公司上市了基于化学发光的的EMSA试剂(Light- Shift)。由于Light-Shift不带探针,我们自己合成了生物素标记的NFkB探针。Light-Shift不带转运膜,我们需要另外购买尼龙膜。但EMSA的NFkB信号还是很弱,图谱也与32P标记探针的EMSA不一致。由于Light-Shift没有给出任何转录因子的反应条件,我们把Kit所带的KCl,NP-40,甘油,MgCl2,EDTA等都测试过,没有获得好结果。后来Pierce的技术把自己用的生物素NFkB探针给我们对照,但即使用Pierce的探针,结果也很不理想(我们至今还保留有Pierce的往来邮件)。后来,经过不断的测试与对比,我们找到了引起非放射性EMSA信号弱和与放射性EMSA结果不一致的问题。但许多生物公司与许多实验室并不了解这个问题。RNA EMSA

(3) 同时期,我们还有几项有商业价值的革新性技术(查看

由于WB的应用非常普遍,用化学发光成像仪代替感光胶片可能有好的市场前景。EMSA是测定转录因子活性的金指标,具有不可替代性,非放射性EMSA应该有一定的商业价值,加上我们的另外几项发明与改革,几位曾经的文章共署名人各自出了部份资金,2005年创立了Viagene Biotech。同年年中在宁波保税区成立唯奥基因中国公司,2006年EMSA试剂盒,化学发光成像仪等产品陆续上市。

二,品牌故事

Viagene是原创开发公司,在产品与技术开发方面做过以下努力。

(1) 开创自己的品牌与商标。在美国商业环境下,生物公司基本都是自己做销售,并不经过经销商的环节。Viagene要生存就需要有自己的品牌,为此,Viagene 采用了一系列商品名(一些也在国内注册);Cool-Imager(化学发光成像仪),Non-Radioactive EMSA (nrEMSA),Lumigel(实时凝胶电泳系统),TransEZ(快速细胞转染试剂),CoolStar(非EB RNA/DNA染色剂),Lightgen(化学发光底物),Coolblue(蓝光透射仪)等。

(2) 产品有自己的特质。如果Viagene开发的产品以技术与著名大公司雷同就将很难生存。因而,Viagene的主要产品都有其鲜明的特性,下面为一些主要产品的特性:

1) 时到如今,许多使用Bio-RAD或Alpha Innotech化学发光成像仪的公司,仍然还在使用感光胶片获取WB图像,因为成像仪的灵敏度不够。Viagene的成像仪有极高的灵敏度,可以完全代替感光胶片。将Viagene的成像仪(Cool-Imager)与Bio-RAD或Alpha Innotech化学发光成像仪进行现场比较,用同一张膜,Cool-Imager的灵敏度要高很多,可以完全代替感光胶片。实际上,Viagene所从事的非放射性EMSA与非放射性分子杂交技术服务一直都使用Cool-Imager,从来没有出现看不到图的情况。

2) 因为我们本身就是ECL成像仪的生产厂商,能够轻易对各种ECL产品进行比较,能够对ECL原料进行筛选,找出灵敏度高与稳定性好的的ECL成分。我们的实验室一天就能完成几百样品的测定与比对。我们测试比较过国内外的许多厂家的ECL产品,包括国外的GE,Pierce,Bio-Rad,Li-Cor,Lumigen,以及国内的碧..天, San..gon的产品。我们的用于感光胶片ECL底物(LightgenCL)性能与Pierce的Pico与Dura相当,比GE的同等产品强,价格却只有1/4左右NFkB EMSA。相对而言,国内一些ECL产品并没有经过测试比较,所宣称的ECL灵敏度与稳定性只是传说。我们曾经把碧..天的ECL底物进行测试,结果惨不忍睹:灵敏度不高,而且与HRP浓度没有线性关系。我们向有关厂家反应过问题,对方也承认灵敏度问题,我们有来往邮件,欢迎索取。

3) 由于我们创业团队对EMSA有丰富经验,能够准确确定转录因子的EMSA结合条件。因而,我们认为没有必要让客户自己摸索测定条件。Viagene的所有EMSA成套试剂都包括标记探针,反应液,测定液,转运膜,ECL底物与详细的操作说明书。试剂的EMSA测定的条件都已经确定,客户照说明书做就行了, 做出来的图也非常漂亮。第2图为我们最近为客户做的NFkB测定图谱,其中就一条清楚的NFkB带,能够与非标记探针产生明显竞争(第5-6道),突变探针对该结合带没有影响(道7-8)。相比之下,Pierce的图有一大堆条带(查看厂家的效果图),要找出那一条是NFkB并不容易。同样的,我们开发的近红外EMSA测定效果(第3图)比别的厂家也有显著提高( 查看厂家效果图)。需要注意的是该厂家的NFkB测定需要使用4-12%梯度胶,而我们的EMSA是在普通6%胶,跑40分钟就可完成,效果还更好。用Viagene的产品与技术,能够做出漂亮的RNA EMSA图谱(第4图)。

4) 与用放射性同位素标记探针的EMSA进行比较,我们发现网上列出的EMSA探针序列基本上都是用于32P标记探针的。由于用于非放射性EMSA的生物素标记探针或荧光标记探针与32P标记探针有很大不同,直接将网上找到的放射性探针序列用于非放射性EMSA会引起很大问题(查看),Viagene有一套对探针进行非放射性标记的技术与程序,我们的标记技术的优势表现为; 1)EMSA测定信号强,2)结果与放射性EMSA可比性高,3)价格实惠,例如用近红荧光标记探针的价格,价格仅仅相当于合成公司的1/2-1/3。已标记的生物素价格价格更低至550元(购试剂时的优惠价)。

5) Viagene的研发团队对产品与技术精益求精,产品由最初的5种增加到数百种。测定技术由最初的一类增加到三类。测定时间由最初的7小时可以缩短到2小时左右,操作步骤由原来的10多步操作精简到2-3步。已标记探针的价格减少了一倍,探针定制由原来2200元一对减少到550元(订购试剂时的优惠价)。相比之下,Roche与Pierce的EMSA试剂在10年前投放市场,基本没有什么改进;不管是使用Roche的还是Pierce的产品,都还要求客户自己标记探针并做比活性测定,与TF的结合条件至今仍然还要客户自己摸索。

(3) 产品针对性强

1) Viagene的产品开发有相当的针对性。开发的动力是为解决在实验工作中遇到的实际困难:如ECL成像,非EB染色,非放射性EMSA,快速细胞转染与非放射性分子杂交等。

2) 一些产品是因为客户反应的问题或普遍存在的问题。我们在开始时并没有打算开发核蛋白提取试剂。但后来,多次发现客户提取的核蛋白出现了降解,有几位开发自己配置试剂时出错,我们就把我们实验室长期使用的核蛋白提取的配方做成了产品,因为我们的试剂从来没有出现过降解问题。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们的核蛋白提取试剂确实为客户带来方便,甚至一些使用别的公司的产品导致EMSA测定失败的客户使用我们的产品后获得成功。

3) 一些试剂是我们发现市场现有产品有些问题存在。典型的例子是市场上的BCA蛋白浓度测定试剂与EGTA不兼容问题。EGTA是核蛋白提取的重要成分,但会会造成BCA试剂变色,造成蛋白浓度测定虚高。造成EMSA测定无信号或信号弱。

4) 一些产品是因为国内厂家宣称的产品名不符实,典型的例子是ECL底物。由于市场上ECL比较多,我们开始并没有打算开发ECL产品。但测试的国内产品效果很不好,最要命的是与HRP浓度不成线性关系,无法用于我们的EMSA测定。我们自主开发的ECL产品已经很好解决了灵敏度与酶线性关系问题,国内外用户反应良好。重要的是我们提供免费样品供测试比较。Cool-Imager

(4)产品接受客户与市场检验。

Viagene的自创产品在上市初期,都提供免费样品或让用户免费使用。时至今日,Viagene的产品赢得了国内外无数客户的认可;美国客户包括Eli Lilly公司,BD公司已经许多知名大学与研究院所,国内的客户包括国内绝大多数的大学与研究院所。2005年推出EMSA试剂与技术服务时,国内技术服务的第一个客户是广东湛江医学院的陶静莉老师,因为当地干冰不好搞,陶老师是用一个小液氮罐通过陆运寄给我们的。做完实验后我们再把罐子寄回给她。样品是大鼠肾脏,结果很漂亮。在产品推出早期,我公司甚至为到我公司进行EMSA实验客户提供免费吃、住。先后有哈尔滨医科大学的胡老师,浙江中医药大学的马老师,北京天坛医院神内科的薛教授,宁波大学的魏老师,南通大学的徐老师,厦门医科大学的罗老师等带组织或细胞到我公司进行做NFKB EMSA测定,都获得预期的结果。经过多年的耕耘,Vingent公司的产品已被越来越多的客户所接受。客户可以在论坛上看到有用Pierce产品或用碧..天产品做不出结果的报道,但没有Viagene产品不工作的报道。

我们已经服务过数百个客户,测定过成千上万的样品。到2015年年初,客户已经发表了200多篇文章。